丁言昭:我有一本小学三年级的作文簿

开学了。翻开这本70年前的作文簿,感怀老师的心血和精神,重温老师对我们的期望和嘱咐。

1998年,当年的小学生邀请离休的韩校长一起回徐汇区一中心欢聚。丁景唐先生的三个女儿都是一中心的校友。左起:言昭、言仪、韩慧如校长、言文。(校友张韧摄)

近日我看到朋友发来一则消息:《徐汇区第一中心小学110年华诞 校史、校友资料征集公告》。

这个学校是我的母校。原来名叫比德小学,我从1952年入学,到1958年毕业。我大姐丁言文、二姐丁言仪与我同校。当时的校长叫韩慧如,丈夫叫秦鸿钧,是与李白同时期的烈士。我记得每年清明节,辅导员老师总是带着我们去龙华烈士墓为烈士们扫墓。还有一次是韩校长访问波兰回国后,给同学们讲国外见闻,我们都听得津津有味。

为了答谢母校对我们的关爱,我应该找一找,也许会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。果然我在一个不起眼的档案袋里发现了一本三年级的作文簿,使我想起了很多事。

当时我们每个月上两次作文课。每到上作文课的日子,我早上一睁眼想起要找砚台、墨和毛笔,便一骨碌从床上跳将起来,从客堂间的三格橱,找到楼梯上靠墙的小橱,有时还会到姐姐的书包里找一找。家里的阿婆、阿姨都帮着找,经过一番折腾,总算找到了,阿婆常常操着一口宁波话说:“你们这些小娘,总是一天到晚把东西乱扔。”我冲她一笑,匆匆扒几口泡饭,抓起书包往学校奔去。

这9篇文章是:《这学期的新希望》《我们在和平书上签名》《谁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》《红领巾》《椅子的话》《“五一”节》《我的好朋友》《请求公布小学生守则的一封信》《我的理想》。这些作文中只有一篇《红领巾》得了个“优”,但那是一篇听写的作文,我不太喜欢。我自己最喜欢的是《我的理想》,我说:“我长大了一定要做个养猪的姑娘。因为猪肉可以给大家吃,吃了猪肉身体也会健康的。我要向韩梅梅学习她那种不怕人家讽刺、不灰心的精神。我要把猪养得很大、很好。”

我怎么会想到韩梅梅的呢?一次,爸爸丁景唐带回家一堆书,我看到有一本书的封面,画的是一位姑娘在喂猪,一群小猪围着她,非常可爱。我拿了这本《韩梅梅》马上就读了起来。过了没多久,正好陈老师出了个作文题目:《我的理想》,我立刻想起才看的《韩梅梅》,就顺手写了养猪的她。

过了若干年后,我才知道《韩梅梅》的作者是有名的马烽,当过山西文联主席,写过很多书,包括《刘胡兰》等,还创作过电影剧本《我们村里的年轻人》等。

我的班主任叫陈婉炎,教我们语文课,她从一年级跟到四年级,五六年级换了个班主任何婉。

第一次见到陈老师,我觉得她长得蛮好看的,鹅蛋脸,眉清目秀,穿着很得体的衣服,一开口说着很好听的普通话,我估计她是北方人,就是有一个缺点,脸上总是很严肃,我几乎没有见到过她的笑脸。一直到四年级,我做了件好事,陈老师在校园里找我谈话,我才看到她的微笑,真美,可惜时间太短了。

有一中心的三任大队长和三姐妹校友。左起:沈本钰、丁言仪、张韧、丁言昭、李林妹、丁言文

陈老师住在离学校很近的弄堂,每次她到办公室后,会让一个同学到对面小桃园弄的弄口去买一副大饼油条,同学拿着早点,一路飘香而过。

教室里平时乱哄哄的,只要陈老师一站到教室门口,教室里立马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。她的板书写得真好,简直就像个书法家,记得陈老师写的“优”字,是繁体字,我学写了半天也没学会。

陈老师在批改我们的作文时非常认真,那时写的都是繁体字,笔画特别多,我常常会这儿漏了一划,那里多了一撇,例如“谢”“摆”“晨”“猪”“章”等,陈老师就会在上面空白地方写一个标准字,让我们回家再写三遍,以加强记忆。

2021年5月7日,秦鸿钧牺牲72周年,徐汇区第一中心小学成立少先队秦鸿钧中队

这本70年前的作文簿,花费了老师多少心血和精神,寄托着老师对我们的期望和嘱咐。今天拿出来看看,当年的很多事立刻浮现在眼前。(丁言昭)

No Comments

Categories: 博猫平台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